老婆光用布网和线,就做出了一套沙发,钱都省了!韩国最大的汽车零部件供应商现代摩比斯在华产业布局2018版太美了,亲爱的过生日我也要这样的蛋糕哦~

希腊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?

全球最大的10家汽车零部件供应商 都是世界500强 无中国企业
晒!观致3的顶尖配套,高大上的供应商们
全球主要汽车零部件供应商战略转型及实施进展
希腊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?2015-07-07砺剑

债务危机的起源
希腊债务危机是随着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后民众风险意识的觉醒,在2009年开始初露端倪的。但是源头还得追溯到2001年,那时的希腊刚加入欧元区,那年的希腊还年轻。欧元成员国间有公约,每年财政赤字不能超过GDP的3%,负债率必须低于GDP的60%。但是希腊发现自己囊中羞涩,不符合这两项标准。自己穷,但是又想跟着欧洲的大哥们混,怎么办?所以只好耍点小手段,带个金链子装土豪呗。希腊找来了一个师爷,姓高名盛。高盛为其设计了多种可以得到现金而又不会显示在Balance Sheet上使负债上升的方法。例如把未来的各种税收收入作为抵押,来换取现金(类似Asset Backed Security),这种方式在会计中不算作负债,而算作出售。拿未来的收入抵押,换取现金到手,然后花掉,听起来有木有很熟悉?没错,这跟你刷爆自己所有信用卡,搞得未来几个月天天吃泡面,是一样的道理。问题是,如果你是个小年轻,初入社会觉得外面诱惑太多,工作前几年天天月光族也就罢了,希腊作为一个国家,管理财富的能力也如此之low,真是有点说不过去了。然后事情还没有这么简单。你刷爆了自己的信用卡,顶多熬几个月就能还清,因为你的信用卡是有额度的。而希腊作为一个国家,这个信用额度可比我们普通人高多了,于是他们可以更肆无忌惮地借钱花。其他国家被希腊的传统文化底蕴唬住,毕竟那可是被誉为西方文化源头的地方啊,都觉得他是个“富二代”,钱肯定还得起,于是就放心借。下图就能看到,从2001年开始直到09年被发现,希腊借钱的速度增长得有多快:
钱都花哪去了:
希腊通过借钱一夜暴富,但他也是苦恼的。希腊正苦恼着钱这么多怎么花呢。下图为希腊政府公共支出的增长情况。钱都花哪去了?各种福利,各种享受呗。危机前,公务员不仅有法律保障其铁饭碗(终身制),还能享受高福利。希腊公务员一年有14个月的工资,一年至少6周的帶薪休假,58岁就可以退休,退休后一年领14個月的养老金。希腊的财政预算有一半用于公务员的收入和福利,其公务员占人口比例是英国的5倍。钱来得太容易,以致赚钱方面也不管了。希腊偷漏税现象相当普遍和严重,每年偷漏税总额超GDP的40%,约合1000亿欧元。政府的风气自然也会影响民众。希腊一名普通港口工人,即使是初级技工月薪也能达到3000至10000欧元。作为福利,他们一年可以领取14个月工资,每年还能享受最长6周的带薪假期。如今失业率飙升至25.6%,年轻人中更是有60%失业。另外国家的文化和国民性也有一定关系,南欧国家普遍民风松闲,所以“欧猪五国”除爱尔兰外都是南欧国家。而欧洲北边的国家历史上形成了一种严谨、强势、高效的民风(如德国),对社会的监管相当有效,社会弊病较少。
如今他们在闹什么?
自从希腊危机被全球发现后,债权国脑子又不进水,不可能再任由希腊乱花钱。但欧元区作为一个经济整体,又不能看着自己的盟邦破产而不施援手。为了维系欧元区大一统的面子和形象,IMF,各成员国,还有欧洲央行,前前后后援助了几千亿欧元。假如希腊破产,不单旧债不还了,近年来又借出的新债也打水漂了。就好比你有个亲戚,来找你入股几万元做生意,捧你作大股东。结果半年后又来找你追加投资,理由是“近来生意不太景气,过几个月就好了”。就这样追加了几次之后,才发现你的亲戚生意管得很烂,还把钱都自己花光了。这时就骑虎难下了:把公司关了吧,你之前砸下去的钱全都收不回来;继续运营吧,希腊这个猪队友又天天给你搞事。刚开始的时候,希腊确实过了几年节衣缩食的日子。后来它自己的国民受不了了:年轻人跳出来抗议:“凭什么前几年工资这么高,我们刚毕业踏出社会,失业率就升到了60%?”中年人跳出来抗议:“凭什么前几年当公务员都是终身制,待遇又好,现在不是了?”老年人也跳出来抗议:“凭什么前几年58岁就能退休拿钱享福,现在要我们工作到65岁?”

于是乎,全国劳动人民大串联,联合起来把“剥削”他们的政府推翻了,换了一个站在他们一边的新总理齐普拉斯(Alexis Tsipras)上台。既然新政府是他们选出来的,大脑回路自然也和他们一样,提出了各种各样奇葩要求:例如今年初,希腊提出还是别做什么债务减免了(打个8折那也得让我还钱啊,但我们不想还),我们做一个“债务置换”吧。

关于这个概念,简而言之就是德国你要用借新钱还旧债的方式继续帮我,而且新债是“永久债券”,就是理论上我欠你钱,但我可以永远不还。

又好比最近,希腊人又想出一种新点子叫平行货币(Parallel Currency),大概就是希腊财长提出政府在网上向公众出售虚拟货币,称之为“未来税务币”(Future-Tax Coins,还简称FT币,名字搞得跟比特币似的来吸引人)。市民例如花1000欧元买入FT币,就可以用来支付1500欧元的税务。名字搞得这么高大上,还引入“互联网概念”,可实际真是够蒙人的,这不就是换汤不换药的“拿未来税收换现金”的另一个版本吗?

总之,新的希腊政府以为自己智商很高,花式出招想抵赖不还债,但结果只能是搞得德国法国们越来越愤怒,忍耐的限度越来越到了最终底线。由于债权国们向希腊借出的钱并不是一笔过的,而是分批的援助,所以每笔债务到期的时间也有先有后。

于是乎就导致了1月到期10个亿,2月到期8个亿,3月。。。这种狗血连续剧的出现。而希腊政府目前缺钱也到了“刚还完这个月的10亿,下个月的8亿又没着落了” 的程度,所以每个月他们都要头疼一遍月底的债要怎么才还得上。

基于以上,我们如今每个月都会看到几遍“希腊危机倒计时”“最后期限将至”“债权人发出最后通牒”等种种字眼,但一个月又一个月,也没见他们世界末日啊?其实说白了,所谓的“最后通牒”,可能只是某个月将要到期的10亿8亿的最后通牒,即使还上了,下个月还会再来一遍“最后通牒”,因为下个月又有10亿8亿到期了。

那他们天天在那开会,到底又在讨论什么呢?有时,他们会讨论这种问题:

希腊向IMF提交最新申请,将其本月晚些时候到期的四笔欠款合并成一笔,于月底还款。

这个月的10亿,分2次还还是4次还?

顺便来个最新的剧情提要,本周末又一个“最后期限”将要来临了,这次讨论的内容是“下周一德国是否批准拨付救助款,让希腊能够及时偿付IMF贷款。”

现在看来,这个剧情已经有了阶段性结局,德国拒绝了,希腊违约了,这个前面已经说过了。
责任编辑:老婆光用布网和线,就做出了一套沙发,钱都省了!